染絮、

头像由修竹老爷绘。主BG向。涉圈较广。写写画画选手。

【佣空】初识

         “长官,您来这儿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·贝坦尔菲闻言,抬头望向蔚蓝的天空,一声不语。奈尔·萨贝塔未听回答,便转头看她。他分明所见,那双熠熠闪烁的眸光凝于那翱翔的苍鹰上,溢于言表的向往和渴望不由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至苍鹰的身影匿隐,玛尔塔才开口答到:“和你一样,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钱,拿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奈布撒下鸽子食,饲喂暂作停留的白鸽,他静观啄食的小生灵们,一边等候玛尔塔的答案。

良久,她用微乎未闻的声音道:“我想拥有一架飞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奈布拍拍手,将粘留于手心的残食尽数拭下,侧头朝她道:“这没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 毫不留情地,否定玛尔塔的日思夜梦。

        她沉默不予反驳,她很清楚: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但人,总有些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快离开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言语间夹杂子弹迸发而出的声音。玛尔塔甚至未来得及擦去唇角的血,就持枪赶来救援。仅有一发子弹,却毫不踌躇地扣下扳机射击。她不惧威慑,直直站于一片空地间,唯有两三丛杂草掩着小腿。

        军人视死如归,何谈恐惧?奈布虽为拥兵,但也能理解几许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快走啊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偏头向奈布催促,一个晃神却又是一小片殷红自口嗤出,她脑中一阵嗡鸣,无力地瘫软在地。她奋力尝试压抑强烈的眩晕感,却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知道自己拖延不住,瞥眼轻伤的奈布,他微蹙眉,紧抿唇线,一副纠结模样。而她心中所想的,不是赏金,而是还未逃脱的奈布。在视野淆乱之时,她用尽全力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 “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不胜,终伏身于地。

         奈布却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有他一人成功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赏金捧于手中之时,那沉甸甸的感觉,奈布心中不由泛起一阵喜悦 。他将其紧裹手心,大迈步子走至心仪已久的那把军刀前,正欲喊人取出,却倏地止住脚步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 思酌片刻他转身走到机械专柜前。他细细打量,眉愈锁愈紧。脑中一团乱麻,他只得先返回庄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萨贝达先生,您有事要做吗?”艾玛正在修剪玫瑰,一旁的桌上,是敞开的工具箱和杂乱摆放的工具。奈布直直盯着工具箱,片刻才将目光收回,问道:“可以教我做机械,工具箱我也想借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机械?抱歉,我不会呢。或许特蕾西小姐能帮助你。”艾玛迅速收拾整理好工具箱,递去:“工具箱您可以借的,还请妥善保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奈布点头,接过工具箱,匆忙跑至特蕾西的工作室。得允入内后,他直道来意,特蕾西稍怔:“可以啊,只是……您想做什么样的机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奈布简单阐述想法后,特蕾西领悟,便让他每天上午来此处学习制作。奈布应下,又急急走到一间房前,叩响门。应声而开的,是库特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善言辞,也不作寒喧,如先前二次一般,解释来意后,等待对方回答。库特俄尔拿着一本书来了递去:“喏,你要的书。小心使用。”奈布郑重道谢后,将借来的东西小心置于书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蓝图于脑中十分清晰,奈布拿过一张纸,开始描绘。几次三番的修改才得以满意。他拿着图纸去找特蕾西,此后一段不短的时间他终日蜷居房内捣鼓着。

        奈布第一次如此对机械孜孜不倦。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的伤痊愈, 已经可以随意走动。她抚顺猫柔软的细毛,任和煦温暖的阳光将自己拥入怀中。侧眸拿起包裹,将其翻转着看。只有正面有留言: 请长官看完这本书,看完有惊喜!——奈布。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犹豫半晌,还是拆开包裹,翻阅那本潢装较精致的书。她不解,这不是库特的书吗,奈布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 “长官,找到惊喜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奈布蓦然出现于她身后,手撑住书轴,稍稍用力将书合上。玛尔塔斜眼欲言又止。她登时怔住,眼前世界不住放大,许会,她无奈答:“嗯……惊喜就是我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奈布扬笑道:“才不是。你闭眼,我告诉你惊喜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好吧。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阖眼,失重感顿时而起,大概是奈布将她托起:他手掌的温度,让她备感安心。一会,她又被置于座椅上,不同于狂欢之椅潮旧的感觉。直至熟悉的眩晕感充斥大脑,她惊喜地倏地睁眼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坐在飞机内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她置身于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靠近窗,颔首俯望:奈布正操控着飞机,微笑看着她。眼前不忍一片朦胧氤氲,泪水夺眶而出,顺脸庞淌下。

        那家伙,一定哭了吧,奈布正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——!长官,惊喜送达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改编自明没零太太的佣空同人,原著请评论区戳链接。
        拙作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各位指出来,谢谢鸭。!

       

#ooc预警
#cp向不喜勿喷
#文笔不好望多包涵。

“先生,您受伤了!”

约瑟夫的思绪断了。他微蹙着,眼前这位闯入者正紧攥着针剂严肃地看着自己。医生,艾米丽·黛儿。工作之前,他已翻过求生者的资料。真当自己医者仁心,愚蠢冲进相中世界。

约瑟夫轻嗤道:“小姐,我可是要伤害您的人。”

艾米丽闻言,只是将针剂攥得更紧,她咽了咽:心跳越来越快了。约瑟夫见她越发紧张,扬起嘴角:“抱歉,是我失礼了,还劳烦您了——”说着伸出自己的右臂。

艾米丽欣喜地抬眸,瞥眼他的右臂开始调试针剂。为什么……她不害怕自己吗?约瑟夫疑惑。艾米丽看他欲言又止,以为他不喜欢针剂带来的刺痛,安慰道:“针的刺痛不会延续太久的。”

“我是想问,您不害怕我?”

艾米丽正扎着针,并未作答。约瑟夫瞧她认真专注的模样,也不忍打扰。俄尔,艾米丽开始擦拭针头这才回答:“怕。我害怕做一个loser,也害怕坐上椅子并飞走。”

“那又何必加入呢?”

艾米丽沉默,收好针剂,欲做道别。此时相中世界崩塌了,男人变成了只有黑白两色的模样。艾米丽怔怔。约瑟夫轻佻眉毛,她应该被吓到了。

“真好看啊,先生!”艾米丽的眸子洋溢着笑意。

“艾米丽小姐——快跑!”应声而倒的是约瑟夫。可恶,忽略了有一发子弹的空军玛尔塔!约瑟夫忿忿地举剑妄斩向艾米丽,于半空时陡然止住。他们已然在门口,她本可立即逃走却没有。

“你不是害怕吗?快走,永远都别回来!”约瑟夫甩下这句话转身离开。

玛尔塔赶紧拉着艾米丽跑向大门。

艾米丽回眸见约瑟夫孤傲的身影,心中泛酸。眼看离出口愈来愈近……

“艾米丽小姐!!”

“抱歉,玛尔塔小姐!你们走吧!”

艾米丽大步跑向约瑟夫,一边喊着:“先生!请等一下!”约瑟夫耳闻,转身见她卖力追赶自己,于是利用相片回到15秒前的位置。两人蓦然靠近,都迅速别过头。

“小姐您不走?”

“先、先生,见你孤独,此后由我陪伴你吧?”

约瑟夫难以置信,他颔首看艾米丽:她紧抿唇,手不安的肆意掸动。明明很害怕。艾米丽又用食指挠挠太阳穴:“可以吧?”

“你不怕吗?”

“不怕。”

约瑟夫弯起嘴角,一手持剑于后背,一手挽起艾米丽的手,轻轻一吻:“失礼了,美丽的小姐。那么容我,约瑟夫盛情款待您吧……”约瑟夫揽过她的腰,正想将她置于椅子上,又忽地走过,

艾米丽正不解约瑟夫的意图,业已站在地窖之上。她想上前抓住约瑟夫,却已经落入地窖……“先生……!”

“我的天使,永远别回来了。即使……我多想有你陪伴。”

约瑟夫深鞠一躬,许久。待天晨曦已至,他离开了。他去到了相中世界,有她镜像的世界。

“约瑟夫先生……我叫艾米丽。”逃出后,她怅然地坐在床沿,呢喃着。她抚抚那幅她索来的画像,上面的人正是相中世界的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