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絮、

一条咸鱼,还是努力写写画画。QAQ试图挣扎的咸鱼,企图翻身。

#ooc预警
#cp向不喜勿喷
#文笔不好望多包涵。

“先生,您受伤了!”

约瑟夫的思绪断了。他微蹙着,眼前这位闯入者正紧攥着针剂严肃地看着自己。医生,艾米丽·黛儿。工作之前,他已翻过求生者的资料。真当自己医者仁心,愚蠢冲进相中世界。

约瑟夫轻嗤道:“小姐,我可是要伤害您的人。”

艾米丽闻言,只是将针剂攥得更紧,她咽了咽:心跳越来越快了。约瑟夫见她越发紧张,扬起嘴角:“抱歉,是我失礼了,还劳烦您了——”说着伸出自己的右臂。

艾米丽欣喜地抬眸,瞥眼他的右臂开始调试针剂。为什么……她不害怕自己吗?约瑟夫疑惑。艾米丽看他欲言又止,以为他不喜欢针剂带来的刺痛,安慰道:“针的刺痛不会延续太久的。”

“我是想问,您不害怕我?”

艾米丽正扎着针,并未作答。约瑟夫瞧她认真专注的模样,也不忍打扰。俄尔,艾米丽开始擦拭针头这才回答:“怕。我害怕做一个loser,也害怕坐上椅子并飞走。”

“那又何必加入呢?”

艾米丽沉默,收好针剂,欲做道别。此时相中世界崩塌了,男人变成了只有黑白两色的模样。艾米丽怔怔。约瑟夫轻佻眉毛,她应该被吓到了。

“真好看啊,先生!”艾米丽的眸子洋溢着笑意。

“艾米丽小姐——快跑!”应声而倒的是约瑟夫。可恶,忽略了有一发子弹的空军玛尔塔!约瑟夫忿忿地举剑妄斩向艾米丽,于半空时陡然止住。他们已然在门口,她本可立即逃走却没有。

“你不是害怕吗?快走,永远都别回来!”约瑟夫甩下这句话转身离开。

玛尔塔赶紧拉着艾米丽跑向大门。

艾米丽回眸见约瑟夫孤傲的身影,心中泛酸。眼看离出口愈来愈近……

“艾米丽小姐!!”

“抱歉,玛尔塔小姐!你们走吧!”

艾米丽大步跑向约瑟夫,一边喊着:“先生!请等一下!”约瑟夫耳闻,转身见她卖力追赶自己,于是利用相片回到15秒前的位置。两人蓦然靠近,都迅速别过头。

“小姐您不走?”

“先、先生,见你孤独,此后由我陪伴你吧?”

约瑟夫难以置信,他颔首看艾米丽:她紧抿唇,手不安的肆意掸动。明明很害怕。艾米丽又用食指挠挠太阳穴:“可以吧?”

“你不怕吗?”

“不怕。”

约瑟夫弯起嘴角,一手持剑于后背,一手挽起艾米丽的手,轻轻一吻:“失礼了,美丽的小姐。那么容我,约瑟夫盛情款待您吧……”约瑟夫揽过她的腰,正想将她置于椅子上,又忽地走过,

艾米丽正不解约瑟夫的意图,业已站在地窖之上。她想上前抓住约瑟夫,却已经落入地窖……“先生……!”

“我的天使,永远别回来了。即使……我多想有你陪伴。”

约瑟夫深鞠一躬,许久。待天晨曦已至,他离开了。他去到了相中世界,有她镜像的世界。

“约瑟夫先生……我叫艾米丽。”逃出后,她怅然地坐在床沿,呢喃着。她抚抚那幅她索来的画像,上面的人正是相中世界的他。